Acerca de

歷史沿革

風雨中真情才長久

許明倫

由任意門,穿回41年前。民國70年我畢業後即留在榮總,並兼陽明牙醫學系助教。那時奉派擔任全口義齒、活動義齒跟咬合學的助教。剛考完國考,對咬合學是什麼?不是一知半解,是沒啥概念。總覺得”Posselt Envelope”是張天師的鬼畫符,企圖用2D圖形,來解釋3D的下顎運動,只覺得咬合學是牙科的神經解剖學,簡稱”神解”,也就是神才能瞭解。

 

當時在陽明跟著梁廣庫老師,梁老師剛從美國學成歸國,全身英氣煥發,說出的每一句話,我都像金正恩旁邊的小囉嘍,拿著筆記本,趕快抄下來,回去再反芻。

 

當時的我就像個空水桶,老覺得裝不滿,就跑到台大,求教於蕭裕源老師。我記得第一次去找蕭老師,他手上正拿著一個學生的實驗課模型,我說明來意,老師用眼角餘光,瞄了我一下,大概是覺得,”你這種角色,來湊什麼熱鬧”。我最厲害的就是皮厚,人不要臉,萬夫莫敵,勤跑了台大幾次後,蕭老師眼角的餘光,也漸漸出現”關愛的眼神”(其實是我安慰與鼓勵自己)。

 

民國77年在蕭老師的推薦下,我到瑞士蘇黎世大學,Professor Sandro Palla門下攻讀,所以我應該是蘇黎世三賤客(含陳韻之、陳正毅) ,其中最賤的那位(不是啦!應該是最老的)。81年回來後,那時顱顎障礙症在國際牙醫學術領域,仍有一絲氣息。我們每個月都聚集在台大一間昏暗、空氣不好、空調微弱的房間裏,討論病歷,聽蕭老師解惑。這一群人包括周孫隆醫師、王若松醫師、毛泰康醫師、蔡志孟醫師、周曉凡醫師,有時候,當時還沒有鬍子的許榮仁醫師和林立德院長也會來,這大概是台灣顱顎障礙症學會的濫觴。那幾年我們這群人都乖乖跟著蕭教授,參加IADR的neuroscience group,也參加亞洲顱顎障礙症學會(Asian Academy of Craniomandibular Disorders, AACMD)。我繼蕭裕源老師、周孫隆老師、王若松老師之後,於1999年,擔任亞洲顱顎障礙症學會理事長(圖1),第2年我們在台北召開AACMD年會,這是當時在台大兒童醫院地下1樓會議室拍的合照(圖2)。由於我們一直有學會之實,但卻沒向內政部登記。當時我最閒,就著手立案之事,號召國內23縣市,有志一同之士,共同正式成立台灣顱顎障礙症學會,並於2006年12月2日獲內政部頒發當選證書(圖3),擔任第一屆理事長。我們每年都辦顱顎障礙症學會的研討會(圖4-8),也很慶幸有那些志同道合的夥伴們,共襄盛舉。學會的存在,確實也可以幫大家爭取一些權益。比如以前咬合板的健保給付,僅有4000點,當時,在王茂生醫師的幫忙下,我和陳韻之醫師都參加了跟消費者代表的會議,成功爭取到給付點值增加到15000點。台灣顱顎障礙症學會,在蕭裕源老師、周孫隆老師、王若松老師的帶領下紮根,希望未來仍能繼續開花、結果。

1.png

​圖一

2.jpg

​圖二

3.jpg

​圖三

4.png
5.png
6.png

​圖四

​圖五

​圖七

7.png

​圖六

8.png

​圖八